欢迎访问nba直播在线观看免费-新华法治!
检测设备
专注于nba直播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检测设备 >

武汉空气检测需求爆棚 无资质公司侵占八成市场

发布时间:2021-03-14 16:03  

  原标题:自称“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却只闻其声难觅办公地址 图文:记者跟踪45公里逮住检测“李鬼”貌似正规的“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被取缔了,但江城室内环境检测市场上,还有多少“李鬼”呢?

  原标题:自称“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却只闻其声难觅办公地址 图文:记者跟踪45公里逮住检测“李鬼”

  貌似正规的“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被取缔了,但江城室内环境检测市场上,还有多少“李鬼”呢?

  记者调查获悉,从今年6月1日起,武汉家装格式合同中新增了“空气质量检测”条款。这一新规令室内环境检测的市场需求大增,一些检测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不过,这些单位中,绝大多数没有检测资质,一些检测乱象触目惊心。

  这份报告编号为“武检字2013(1752)号”、加盖公章“武汉欣天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安居乐装修污染检测治理中心”的《室内环境质量检测报告》显示,刘女士家主卧和书房,各检测了两个项目甲醛和苯,其中甲醛的标准要求每立方米不大于0.10毫克,而她家的检测结果为两个0.098和一个0.095,距超标的临界值0.10非常接近。

  这检测结果准不准啊?刘女士心中犯起了嘀咕。7月17日,刘女士找到武汉市疾控中心环境卫生科,想对装修后的房屋环境重新检测一下,却被告知:预约检测的日期目前已排到9月16日。该科副主任技师陈文革解释,因为天热,家装中的甲醛、苯容易释放,又因为乔迁新居和结婚怀孕等原因,近期前来委托检测的市民爆棚。而他们科室人员有限,受到采样规范、交通条件等限制,两名专业技术人员,一天通常只能对一户市民家庭提供采样检测服务。

  武汉市环保局环境检测中心站室内检测中心、武汉市质检所、省质检院和省疾控中心等单位,均表示最近检测业务量较大,时间要提前预约,有的甚至连预约时间都不能确定。

  记者走访的上述正规单位,都具有CMA认证。所谓“CMA”,是“中国计量认证”的英文缩写。我国《计量法》规定:为社会提供公证数据的产品质量检验机构,必须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计量行政部门考核合格才行。

  记者在网上输入“武汉”“室内环境检测”等关键词,搜出来上百个单位。从中随机挑出12家,请省质监局计量处甄别,结果证实无一家单位取得CMA认证。

  省质监局计量处副主任科员熊磊告诉记者:只有取得计量认证合格证书的检测机构,才能从事检测检验工作,并在检验报告上使用CMA标记。进行室内环境检测服务的机构,还必须拥有室内环境检测项目专门独立的实验室。

  然而,记者调查了解到,很多社会检测机构并无专门独立的实验室,他们做室内环境检测时,使用的就是便携式空气检测仪(其实当场就能出数据,但为了给市民实验室检测的假象,往往在离开后再制作报告)。

  业内人士指出,武汉市正规机构室内环境年检测量不过2000例,还不到总量的20%,其余的均被无证公司瓜分。

  根据《实验室资质认定评审准则》规定:实验室及其人员不得与其从事的检测及出具的数据和结果存在利益关系,不得参与和检测竞争性项目有关的活动。即作为第三方检测机构,不得同时从事紧密联系的环境治理。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武汉室内环境检测市场上,不少公司就打着“环境检测”的幌子,通过环境治理来“捞金”。

  一些环境检测和治理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从事正规的室内环境检测服务,从现场采样到实验室分析,加上采样车辆运送设备及往返成本等,几百乃至上千元的检测费用中并无多少利润。不过,做环境治理,其中的利润就高多了。

  一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按武汉市场的行规,室内环境污染超标的,每平方米治理费多在10元至30元之间,根据治理产品的差别,利润不菲。有的公司既做检测又做治理,甚至在检测时故弄玄虚让结果超标,进而推销空气污染治理项目,而经过他治理,再检测时结果必定正常。

  室内环境检测市场鱼龙混杂,一些市民因为缺乏相关知识和信息,往往容易被“李鬼”公司所骗。

  昨日下午,省质监局在其官网上进行了公示,在主页“公示”栏中点击“实验室和检查机构资质认定(计量认证)获证单位(环保行业)名单公示”(),即可显示108个结果,其中大多数是全省各地市的环境监测站。

  省质检局计量处有关负责人介绍,由于每个获证单位的检测项目不尽相同,有的甚至达到上千个项目,所以附表未在网站上公示,市民在委托进行室内环境检测时,除查看检测单位的计量认证证书外,还要仔细检查验证书的附表,核对具体检测项目,以免花了不必要的检测费用。

  有关人士也呼吁,相关职能部门,应对江城室内环境检测市场加强监管,还市民一个放心的消费环境。

  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下简称“检测中心”),一个看似非常权威正规的单位。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该单位名称和办公地址均子虚乌有。在钓出其检测人员后,记者跟踪45公里找到其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吴家山的落脚点,质监和公安执法人员闻风而动,一举端掉藏身民房的“检测中心”。

  7月初,汉口的陈先生所在的单位办公用房装修后,请人做了一次室内环境检测,得到的《检验报告书》上面加盖的红色印章为“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检测专用章”。

  陈先生表示,检测前室内空气采样时,只来了一名工作人员;检测后,还是这名工作人员送报告上门,他曾询问对方在哪里办公,对方稍作迟疑后称“在东西湖”,让他产生了一丝疑虑。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仔细查看该检测中心网站时猛然发现,网站上显示的办公楼前的形象墙上,“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12个黄色大字系PS而成,浮于形象墙之外未融为一体。

  记者随后也在网上检索“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竟然搜出两个不同的网站域名:,两个网站页面虽大相径庭,但地址均为“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台中大道特1号”。正如陈先生所说,前一个网站上名称PS痕迹十分明显。上述两个网站均称,“检测中心”成立于1995年,隶属于武汉市建委下属武汉建筑材料研究院,是武汉市最早通过CMA资质的室内环境检测机构之一。但记者致电武汉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却被告知其名下无“武汉建筑材料研究院”,更没听说过“检测中心”。记者随后直奔东西湖区吴家山台中大道,台中大道的尽头为“盛辉物流”,该物流公司值班员表示,物流公司地址就是台中大道特1号,但里面肯定没有什么“检测中心”。

  7月16日上午,武昌中南国际城的朱先生约好该“检测中心”对刚装修的新房进行检测。征得朱先生的同意后,记者上午10时准时赶往现场等候。

  上午10时50分许,一个身高约1.75米、穿着淡黄色T恤的戴眼镜男子,到了现场。他自称周某,左手拎着一个铝皮大箱,右手拿着一个黑皮袋子。“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周某十分警惕,“他们是来看房子的朋友。”朱先生急中生智地答道。随后周某开始做起检测:打开黑布袋,取出三角架,再开铝皮箱子,摆出大气采样器,并通过橡皮软管与两个玻璃管相连。接着,周某将小塑料管中的无色液体倒进长玻璃管中,打开电源,大气采样器开始“嗡嗡”工作起来据周某介绍说,塑料管里的液体叫分试剂,空气通过分试剂时会留下诸多成分,然后带回实验室检测,一周左右才能出结果。

  说罢,他还从铝皮箱内取出两份“检测报告”和一份“资质认定书”,检测单位为“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并加盖该中心“检测报告专用章”印章。按照事先谈定的价钱,朱先生支付400元检测费,索取发票时,周某却称“超过2000元才开发票”。

  上午11时20分左右,周某完成检测后下楼后并未马上离开,而是以“有同事开车来接”在楼下停留了约10分钟。记者离开后,他才独自一人拎着箱子走出大楼。但记者在停靠路边的采访车里见到,并无“同事”来接他。周某在路边很警惕地看了看,然后快步走到公交车站,登上了728路公交车。记者一路跟踪发现,周某来到光谷国际广场四楼,给一家儿童教育机构送去检测报告。随后周某转乘地铁2号线号线前往东西湖,并在终点站东吴大道站下车。在路上步行时,周某不时回望,最终走进了距车站400米之外的一个小区。经过四个小时45公里的跟踪,记者终于找到了周某的住处。

  执法人员现场发现,周某保存有2009年的财务报表,但报表中未涉及任何一家客户资料,电脑中也任何无检测报告存根,抽屉内也只有最近的收费收据。这些收据显示,除普通住宅检测外,周某确实还接过单位业务。

  武昌鲁巷光谷广场四楼某早教机构,办公室装修后,装修公司委托周某的“检测中心”检测,结果全部“合格”。该早教机构得知“检测中心”系虚构时,当即表示要向装修公司讨说法。

  在周某的家中,有份还未送出的《检测报告》,显示被检单位为赤壁市政务服务中心。周某称,他受武汉安瑞德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安瑞德”)的委托,于今年5月12日到赤壁政务中心办公楼检测了一楼大厅、二楼A区等五个点,收费1500元,结果所有项目均达标。

  7月23日,赤壁市政务中心黄祈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政务中心今年5月交付使用时,工作人员反映有很大的气味,政务中心找到武汉安瑞德,花费数万元进行空气治理。之后,政务中心要求第三方出具报告,安瑞德推荐了“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等单位,政务中心员工通过网上搜寻,最终选定了该“检测中心”。

  安瑞德的董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初以为这家“检测中心”是家正规检测机构,所以才委托给周某,孰料周某竟是“李鬼”。武汉市质监局稽查分局主任科员葛先洪表示,周某本人无质检员证件,开展检测活动并向社会提供公证数据属违法行为,质监部门将对其依法查处。

  记者在该检测中心的网站发现,有一张“CMA”计量认证证书扫描件,显示证书编号为2011170582Z,发证机关为湖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不过该局计量处工作人员查询后表示,该证书系伪造,可直接向武汉市质监局稽查分局举报。

  7月22日,朱先生接到周某的电话,对方称检测报告已出,约在汉口见面交接。记者获悉后,立马联系武汉市质监局稽查分局,该局领导现场联系武汉市公安局经侦处,两家单位决定立马联合执法。

  上午11时10分,记者随执法人员驱车赶往东西湖金山大道。半小时后,在海口二路公交车站与周某见了面。周某掏出检测报告,称朱先生家甲醛超标,并拿出收据欲收400元尾款时被执法人员控制。

  周某在网站上声称拥有技术人员58人,中心实验室面积1000多平米。周某承认“检测中心”就他一人,自己搞检测是“半路出家”,既无专业人员也无检测仪器,检测报告也系伪造。随即,执法人员赶往吴家山周某的家中,发现室内与普通的家庭无异,只是在次卧的电脑中,找出了《检测报告》的文档和收费标准。

  据了解,周某曾于2009年6月18日注册了武汉诺谱空气质量检测有限公司(下简称“诺谱”),该公司注册资金三万元,“诺谱”的经营范围为“室内空气治理”,并无检测资质。因“诺谱”知名度不高不便开展业务,所以就捏造了“武汉室内环境检测技术中心”这块金字招牌,检测报告中标称的用分光光度法检测甲醛和氨等全都子虚乌有,检测数据都是蒙的。“检测中心”网站称先后对“琴台剧院、新世界酒店、武汉市财政局、中国石油大厦”等进行过检测。记者向周某求证时,他表示这些都是瞎编的。

13224426666